一百六十二
作者:苏锦莫 更新:2019-10-16

定城回稳,重新变成了富庶之地,关山谷周围依托赌场和驿站,已逐步吸引了多人定居,造镇计划一步步地实现,形成了一个新的城市。

在林雨萱的设计和何莎的财力支持下,该城依着关山巨大的山体而建,扩建了的关山栈道为走廊,东峰西峰也由索道相联系,阡陌交通,往来自如。山上山下的街道是青石板的台阶,往来的商贾见此地繁荣,也纷纷在此建立商号分铺。

这个名为团城的新城,已成为继安城、结城和定城之后,海州第四大城市。金亚天甚至知道定北侯每年给朝廷庞大进贡的具体数字,知道她拨款建海防、河堤,援助灾民饥民所耗费的财力物力,几乎比南晋朝廷的划拨的总额还多。

但是那只是定北侯做的事情。至于冷竹过得好不好,现在究竟如何,他得不到一点消息,就连灵影卫也不能从曾陌那里挖出半点风声。

他终于明了,是冷竹不想告诉他这些消息,也不想和金家再有瓜葛,而他也知道,只要去定城找她,就能知道他想知道的一切,但是他没有勇气。

没有勇气面对她,没有勇气求得她的原谅,也没有脸对她说:

“回来吧,我不会再让你受伤。”

金亚天回了神,看着那蹦蹦跳跳的太子,只能在心中不断地催眠自己:她是很坚强的,没有他在身边,她一样可以很幸福。而他,还是守护着那些需要他守护的人吧。

其实,作为让兰月幸福的交换条件,他的所有时间,基本上都在为顺景帝做事情,铲除异己,抑制动乱,还有接下来要对付的叶家,蠢蠢欲动的元蓝侯。究竟什么时候能整理一下思路,他也不知道。

又要到夏天了。定北侯府上下正准备着公子冷朝和小姐冷夕的三岁生辰。领地的一切打理得非常顺利,冷竹闲下来,看着五岁的冷夜领着两个外甥到处乱窜,不知道的人看来,就像是三兄妹,何况他们都姓冷。

可是,当他们渐渐长大,也开始有了烦恼。一天,有人告上门来,说冷夜打伤了一个定城富豪的孩子。

本来作为世子的冷夜没有人敢惹,但那富豪的正室,也就是那被打伤的孩子的母亲,恰好是元蓝侯的侄女,出了名的刁蛮泼辣,硬是到了衙门击鼓鸣冤,状告定城城主冷竹管教不严,世子冷夜故意伤人。

那衙门的官老爷没了主意,两边他都惹不起,只好把冷竹请来。

冷竹看了那孩子,伤的确实挺重。冷夜自幼随她习武,有着她的勤奋和比她还高的天赋,以他现在的功夫,要打一个没有功夫的成年人都不是问题。

那富商的夫人一哭二闹三上吊,大喊着有没有王法啊,主持公道一类的,差不多全城的人都听见了。冷竹只好道了歉,如数赔了治疗的银子,那妇人才拖着孩子离去。

“为什么打人?”冷竹从来没有对冷夜说过重话,但今天她是真生气了。

“他该打!”冷夜倔强地站着,不肯低头。

“冷夜,我教你功夫是防身,是除恶,是上阵杀敌的,不是让你恃强凌弱的。”冷竹说着,语气已是相当严厉。

“我没有错,是他口出狂言!”冷夜猛抬头,眼中尽是不服。

“他说了什么?”

“他说……”冷夜死咬了牙,说不出口。

冷竹说:“无论他说了什么,他不会功夫,你跟他讲道理,不该打他!冷家的人,从来不欺负弱小。”

“我没错!他就是该打!”冷夜的小拳头握得死紧。冷竹看到了他身上的属于冷家的血性,也看到了他的成长。但正因为这是父母交托给她的弟弟,她不能放任不管。

“好,姐姐现在劝不动你了。从今往后,我便再也不管你了。”冷竹淡淡地说,起身要走。

冷夜急了,“扑”地跪倒:“姐,我不是这个意思!不要不管我!”

“那你知错没有?”冷竹转身背对着他,但是没有离开。

冷夜扯了她的衣角,几乎要哭出来,但依旧说:“我没错!”

“你!”

“娘,别怪小舅舅!”“娘,小舅舅是帮我们才动手的!”

刚才不知去了哪儿的冷朝和冷夕跑了出来,跟着冷夜一起拉住了她腿。冷朝一脸怒容,而冷夕则是哭红了眼。

“娘,我们今天玩得好好的,那小子带了四个家丁,就想欺负小夕,还扯小夕的头发,小舅舅不让他动手,他就骂说我和小夕没有爹,说我们是野种,小舅舅才忍不住动手打他的。”

“对啊,娘,他还叫家丁打我们,小舅舅把他们拦了下来,那些家丁说小舅舅是世子不敢打,我们才趁机跑了出来,饶了大半个城才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