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四章 宝树(结局)
作者:念夫子 更新:2019-10-16

这里可以说是丧尸的地盘,但就算是丧尸也不乐意来,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进来的。给力文学网

因为距离有点远,古唐辕看不太清,但一名晃眼的金色让她诧异了一下,随即才发现这人居然是个黄头发的。

外族人?

“是柯妮亚。”路免低声道。

不过现在的柯妮亚已经不是最初见到的小女孩模样,可能是因为异能消失了,恢复了原本的样子,整个人都散发着成熟的魅力,不过也不知道她在这对方折腾了多久,身形有些狼狈,连一头漂亮的金发都打了结。

“她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两人没有急着出去,他们本来就对柯妮亚坚决留在内陆的事有疑虑,此时便悄悄缀在后面,打算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柯妮亚应该是没有来过这里的,但她却像是很熟悉这里的路线,目的很明确的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小不点这时候反而安静了,不吵不闹的跟在两人身后。

柯妮亚在林子里一阵翻腾,居然在山脚下找到一个山洞。

洞口不大,也就仅容一人通过,本来还担心进去了会被对方方向,没想到小不点特别善解人意的给两人隐了身,这项强大的技能居然也能使用。

小不点着急把古唐辕叫来似乎也是因为这座山,这让他们更好奇柯妮亚在找什么东西了。

山洞里黑黝黝的,伸手不见五指,由小不点引路,两人跌跌撞撞的走了一段距离才在前面见到一抹微光,是柯妮亚的手电筒。

不过她这手电筒不太高级,照射的范围有限,顶多就保证不会脚底下磕绊。

穿过直线的通道,前面变得越来越宽敞,最后听回音可以判断出周围已经非常宽广了,有种空灵的回音。

古唐辕却突然脚下一顿,这里给她的感觉很奇怪,而且炙热的手心时刻提醒她空间的异常,有种要挣脱而出的膨胀感。

路免捏了捏古唐辕的手,询问怎么回事,古唐辕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随后的感觉越来越清晰,在一处多岔路口处,柯妮亚似乎不确定是走哪一条,在原地迟疑的片刻才选了左边的进去。

路免就要跟进去,古唐辕却拉了他一下,走了中间的那条,她虽然不知道柯妮亚在找什么,但应该是跟引起空间反应的东西有关,那种莫名的感觉指引她就是中间的这条路。

没有柯妮亚在前面,两人加快了速度,路免也没有问她为什么走这边,始终都保持沉默。

古唐辕也没心思说话,心里突然生出的躁动感任她有些焦虑,总觉得前边似乎有什么吸引她但又很可怕的东西在,这东西不仅让她觉得呼吸困难,甚至还能影响她的空间。

好在空间还没有失去控制,古唐辕看着空间内宝树一闪一闪的散发着柔和的光,越发觉得这事诡异。

小不点一直走在两人前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没影了,古唐辕轻声叫了一声都没有得到回应。

见此两人又加快了速度,如果小不点真跟空间有关系,那他的反应也就有了解释,但就不知道这里到底是有什么诡异。

在没有规则的洞穴里左拐右拐,眼前豁然开朗,古唐辕一眼就看到了跟个电灯泡似的小不点。

小不点身份散发着跟宝树同出一辙的柔和光芒,把整个洞穴都照的亮如白昼,但看他形色如常,似乎是没有什么事。

古唐辕这才有心思观察周围的情况,光秃秃却平滑的墙壁,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这里也没有其他的岔路口,几十平米的空间内最显眼的就是中间的一块石头,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但当古唐辕视线落在这块外表平白无奇的石头上后,却再也挪不开了,心里的躁动在此时变得最大,全都叫喧着“走过去,走过去”。

古唐辕脑子里一瞬间空白,眼里只有面前的石头,脚下不受控制的一步步走近。

“咿呀!”

小不点的声音像是响在耳边的炸雷,古唐辕浑身一个机灵顿时就清醒了,只觉得后背一凉,事后的恐惧感蔓延开来。

古唐辕看向路免,后者也皱着眉头一脸的严肃。

“这东西有点邪门。”路免道:“好像对异能者有莫名的吸引力,类似晶核,不过比晶核厉害多了。”

古唐辕心说就是这个感觉,不过可能是她有空间的原因,感觉不是那么强烈,但也差点被控制了心神,不由有些忌惮。

小不点有开始焦躁的满山洞乱窜,但可惜他不能说话,古唐辕对这块石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是抬走还是怎么的。

但这石头真有点邪性,不碰都有种要被吸走的感觉,根本就不敢轻易碰触。

最后没办法,古唐辕从空间里拿出个袋子,准备把石头装着带走,顺便还翻出来两副手套,扔给了路免一副。

就是不知道这薄薄的一层布料管不管用。

这石头不大不小的,也就比足球大伤那么一圈,古唐辕带上手套,正要去搬石头,就听身后咔擦一声,随即是一记怒吼。

柯妮亚!

她居然这么快就找来了。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柯妮亚说着一口流利的汉语,看到路免更加生气了,新仇旧恨加到一起,他们都快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狼!你一定要赶尽杀绝么!”

路免看着对方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不耐烦的道:“在我面前就不用演戏了,你该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

柯妮亚表情一收,摸了摸头发:“别说的我好似你肚子里的蛔虫。”

路免啧了一声没理她,帮着古唐辕去抬石头,柯妮亚却在看到石头的时候眼神一变,里面的狂热甚至都不及掩饰,被两人看了个正着。

而且根据他们的经验来说,对方并不是装的,而是狂喜的已经顾不上掩饰了。

这么说柯妮亚的确就是为了这么一块石头跋山涉水的跑这么远,还损失了那么对人手。

这石头到底是什么宝贝,居然可以让人趋之若鹜至此。

“那我也不跟你们说没用的。”柯妮亚强压着镇定看着两人说道,实际上却是对着路免说的:“这石头对我有大用处,如果你们能让给我,条件好说。”

见路免不为所动,柯妮亚又接道:“实际上我是需要那他去救我父亲,狼,你不会连这点交情都不顾吧。”

“你以为我会信你?”路免毫不留情的说道:“如果罗恩那老头知道他宝贝女儿肯为他这么牺牲,估计死也遗憾了。”

“是么?”

柯妮亚意味不明的喃喃,嘴角勾出一个冷硬的弧度,眼里蓦地杀气一闪,手里已经出现了一个泛着冷光的利器,对着古唐辕而去!

“嘭!”

路免在半道拦下,两人顿时就打了起来。

“狼,你何必这么执着,这对外面都没好处。”

“嘭!”柯妮亚被撞的一个踉跄。

“那不如你放弃如何。”

古唐辕伸手小心的碰了下石头,在接触的一瞬间突然一阵心悸,古唐辕吓的松了手,但那种心脏仿佛要挑出胸腔的感觉依旧没有消失。

看来就算隔着东西也是不好碰的。

古唐辕干脆把袋子往石头上一罩,想着就这么拖走算了,但发现这石头还不是一般的沉。

看着古唐辕把石头装了起来,柯妮亚顿时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尖叫一声,也不管把弱点暴露给了对手,不管不顾的对着古唐辕冲了过去,眼里透露着疯狂。

柯妮亚跟吃了兴奋剂似的,连战斗力都升了一个等级,硬是扛下了路免的一记攻击,猛地扑到了石头上!

“让开!”

路免紧随其后把古唐辕拉到自己身后,面对一个疯子,不是谁都能对付的了的。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两人蓦地睁大眼睛,就见柯妮亚在接触到石头的一瞬间,石头迅速的缩小,最后变成了鹌鹑蛋大小,被后者一口就吞进了嘴里。

“咕咚!”

似乎还能听见小石头沿着食管下落的声音。

柯妮亚吞了石头才看着恢复正常,至于真的假的就不好说了。

柯妮亚挑衅的看着路免,眼里带着得意跟极力掩饰的兴奋,似乎没有了顾虑反而不屑于说谎了。

“真不好意思,最后还是我的。”

两人一时间都没动,古唐辕还记得刚才这石头的重量,光凭没有的异能的她根本就搬不动,但此时居然被柯妮亚一口吞了?

虽然是变小了之后,但这也太离谱了吧。

柯妮亚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不知道两人不知道说什么好,连小不点都消停下来了,飞到古唐辕身后,一脸迷茫的看着对面的柯妮亚。

两人对视一眼,并没有羡慕的神色,他们的确是好奇这石头是什么东西,但明显不是简单的货色,柯妮亚就这么吞了谁知道会出什么事。

柯妮亚顾自笑了一会,再看向他们的时候眼神瞬间转冷:“那你们就去死吧!”

“轰隆!”

地面一阵震颤,随即洞穴突然剧烈的晃动起来,看着噼里啪啦往下掉的石头,两人顿时叫了声不好,谁还管疯癫的柯妮亚,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在山洞的哪个角落了,万一出口被堵住了就死定了。

但古唐辕走出两步却突然停下了,手心上的热度烫的她心烦意乱,而且居然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牵扯着她,让古唐辕感觉寸步难行,脚下似有千斤。

“怎……”

路免一句话没问完,就见柯妮亚跟在他们身上也冲了出来,而且身上居然有异能波动!

但此时对方的身体却诡异的膨胀,原本还瘦削的身材此时如同一个皮球,肌肤像是被拉伸填充,仿佛随时可能爆炸。

两人看着对方的样子表情凝重,但偏偏古唐辕像是被施了定身术怎么都走不了,路免拽都拽不走。

看着还在坚持不懈往下掉石头的山洞,路免扑到古唐辕身上,争取最大的保证安全。

“嘭!”

但最怕的事还是来了,当带着肉块血污的爆炸声响起,原本就动荡的山体几乎就要土崩瓦解,两人艰难的在一堆大大小小的石块中寻找缝隙。

鹌鹑蛋大小的石头再次暴露出来,竟是没有沾到一点血腥,但同时,周围的能量似乎是被什么触动,源源不断的被石头吸收,庞大的能量连古唐辕两人都感到心悸。

但随着这股能量的出现,两人发觉身上的异能居然有恢复的迹象,不由大喜过望,如果有异能,他们就能从这里逃出去了。

可在异能恢复的瞬间,两人却惊骇的发现体内的元丹竟是蠢蠢欲动,被石头吸引着欲脱体而出。

更重要的是,这股力量他们抵抗不了!

“咿呀!”

小不点似乎想要去碰石头,但有所顾忌不敢动,只好过来拉古唐辕。

古唐辕现在却连压制元丹都困难,更加不能靠近石头,可把小不点急的团团转,最后小手急促的拍向她的手心,空间的位置。

古唐辕看了他一眼,这是叫她用空间的意思?但是要怎么做。

此时两人身边已经被掉落的石头围住,古唐辕看了眼路免,后者身上的气息忽闪忽现,明显是受到了石头的影响。

古唐辕回过头来看向躺在地上已经恢复了大小的石头,还在源源不断的吸收着周围汇聚的能量,如同江如大海,无尽无头。

空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古唐辕在小不点焦急的眼神中,把手心放到的石头上。

瞬间,古唐辕脑袋就是一炸,似乎有无数的碎片涌出,车轮似的来回转动。

在一片白茫茫中,她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从幼儿到少年阶段再到……末世爆发的那天,恐惧与绝望,破门而进的古唐轩,挣扎求存的旅途,最后是眼前被洞穿的胸口……

血在眼前蔓延,落进了胸前的不起眼的玉坠,当两种血液在同一处渗透,古唐辕有些恍惚。

重生的一世走马观灯似的在眼前闪现,最后定格在一片乱石嶙峋中。

手心的炙热渐渐消失,古唐辕睁开眼睛,眼前是蔚蓝的天空,晴朗明媚。

“这是什么东西?”

路免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古唐辕也看向身下,翠绿的树干,莹润的枝叶,仿若玉雕而成。

是宝树,空间里的宝树,古唐辕摸了摸手心,空间里的宝树已经失去的踪影,但是如今在他们身下的又何止是大了千百倍,连原本参天的巨树都成了叶下的林荫。

古唐辕在想,那块石头到底是什么,逆天的能力,相对的异能。

“这又是你弄出来的吧。”

清风拂过脸颊,柔软的不舍离去,古唐辕微闭着的眼睛,感受着此刻的安逸,美好的让人心动。

在此刻的宁静下,末世的残酷都如同是一场梦似的不真实,被搁浅在记忆的角落里。

古唐辕突然有一种无限的满足感,充斥着整个身体。

听到路免带着陈述的询问,古唐辕轻轻回道:“是。”

————完————RS

,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