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十五完结
作者:东方古雪 更新:2019-10-16

番外三十五

“贝儿,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宋古寒坐在沙发中,看着一脸得意的笑着的明贝儿,故作疑惑的道。

“我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这么有发掘人才的能力!哈哈……”明贝儿得意洋洋的跑到他面前,一手扯过他手中的杂志远远的扔在后面,兴奋的道:“我——明贝儿,从今以后也有了三个得力助手,而且工作能力都不在睿他们之下哦!”

“是吗?”宋古寒挑眉,十分感兴趣的觑着她:“我还以为这世界上所有有能力的人都被我收拢到寒域门下了呢,没想到你运气这么好,过几天我会亲自去看看,如果好的话……”

他意有所指的拉长了尾音,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就“你敢!”明贝儿握拳,一副随时都会和他拼命的样子恶狠狠道:“他们可是我最器重的人,不许你对他们动歪脑筋!”

“贝儿!”宋古寒抱她坐在自己腿上,挑眉笑道:“商界就是这么残酷的,既然让我知道了有可用之才,当然会不择手段的把他们揽于手下了,除非……你用妻子的身份要求我,那么我会选择放弃对他们的挖角!”

“卑鄙!”明贝儿蹙眉,挣扎着想要逃离他的掌控:“我是你的金主,你竟然公然威胁你的金主!五千元的包.养金减半!”

堙“哇,这么狠!”宋古寒毫不在意的笑笑,食指挑起她的下颚笑道:“你干脆一点儿不给算了,基本上那所谓的保养费只够我吃一次宵夜!”

“你在侮辱我?!”明贝儿愤怒的指责他:“有钱了不起是不是?吃宵夜?!哼!从今往后不许你再吃宵夜!”

“生气了?”宋古寒垂头看着她,轻笑道。

“没有!”明贝儿扭头,没好气的。

“贝儿,被你包.养这么久,我也该被扶正了不是吗?”宋古寒轻抚着她的头发,在指尖缠绕把玩着:“妈妈也一直在催促我去带你回去呢!”

明贝儿沉默了一下,才淡淡道:“我想一下,不过不一定会答应……”

她曾经发过誓,绝对不会再嫁给他的……

宋古寒却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了任何的动作。

“怎么了?”明贝儿回头看他:“为什么不话?”

“我在想……”宋古寒敛眉沉思着,试探的问道:“可不可以效仿第一次结婚的时候的方法……”

“爸爸……”

明澈忽然拿着一瓶伏特加站在他们面前,开心的道:“我今天告白成功了哦!你们要和我一起喝酒庆祝一下!”

“告白成功?!”明贝儿上上下下的打量他,蹙眉问道:“你一个不点儿告什么白?”

“妈妈,不要瞧我!”明澈一脸老成的坐到他们中间,重重的叹一口气:“姐姐都恋爱了,我怎么可以落后?”

明贝儿一窒,转头诧异的看着宋古寒道:“是我的教育出问题了吗?他们怎么会那么早熟?瑾恋爱也就算了,他一个刚上幼稚园的孩子也恋爱?而且还要喝白酒?!”

宋古寒无辜的耸耸肩:“不要看我,不是我的问题!” 

“澈,你要记住,向人家告白了就要对人家负责知道吗?”明贝儿双手捏着明澈的腮,严肃的叮嘱道:“不可以向你爸爸一样老是欺负人家,还花心的要命!”

“贝儿!”宋古寒不悦的沉下声来。

“好了,妈妈不了!”明贝儿撇撇嘴,从明澈手中抢过酒,拍拍他的后脑道:“记住了,不要随便对人家亲亲哦!这瓶酒没收了,你可以回去了!”

明澈不满的跺脚,愤愤的大叫:“妈妈!”

“意见被驳回!”明贝儿挑眉,冷笑一声:“这就是传中的以大欺,明白吗?”

“哼!”明澈大声的哼了一声:“妈妈你要给我留着,千万不要喝了哦!等我明天带我女朋友回来和她一起喝!”

明贝儿深吸一口气,当着他的面打开瓶盖,对着口大大的喝了一口,口气恶劣的道:“子,你胆子还挺大的嘛!竟然跟着你爸爸有样学样,保留着是吗?我偏偏要全部喝完!”

完,她不顾涨的脸,一口一口的全部喝到口中,剧烈的咳嗽让她险些喘不过气,却仍旧赌气的喝完,虽然绝大部分都喝到了衣服里……

宋古寒单手撑着头,无动于衷的看着她抱着酒瓶狂喝,象征性的懒懒道:“贝儿,不要喝了,再喝就要醉了,贝儿,真的要醉了哦……”

就等着她醉了!

宋古寒抱着满脸晕的明贝儿,挑眉看一眼对他伸出手的明澈,淡淡道:“一万块在我卧室内的办公桌上,去拿吧!”

明澈耸耸肩,面无表情的对他道:“爸爸,因为……”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准确的道:“我为你节省了两分又三十四秒,所以你该多付我一万元!”

“是吗?”宋古寒挑眉,冷笑一声:“如果我现在收回支付你一万元的承诺,你还会选择趁火打劫吗?”

明澈抿抿唇,的脸冷了下来:“我选择去拿我的一万元!气爸爸!”

“很好!”宋古寒点头,想和他谈判,他还太嫩了!

他垂头,轻抚着抱着头呻吟的明贝儿,低声道:“忍耐一会儿,贝儿,等我们登记完,我会带你去解酒的……”

“宋古寒!这是什么东西?你竟然又……呃……你不要乱碰我……宋……宋……”

“贝儿,我好冷!”宋古寒闭着双眼,‘无意织靠近她的,温热的大手紧紧的抱住她,将头埋入她的脖颈处。

明贝儿愤怒的瞪视着向一只缠饶八爪鱼一样扒着自己不放宋古寒,又看看自己从枕头边上发现的色本本,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张大嘴巴一口咬上了他的肩膀。

该死的宋古寒,又设计她!

“贝儿……”

“嗯?”

“你该咬的地方是这里……”

“哪……呜呜……宋……唔……该死……的……唔……”

温暖,幸福,已经触手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