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后悔吗(大结局)
作者:阿SA 更新:2019-10-16

端端还小,刚刚失去母亲,不能再失去一个父亲了,尽管端端体内流的并不是魏家的血。

在这个,她也算唯一知道真相的外人。实在不忍曾经的幸福被已经不重要的真相给破灭。

晚上,端端有做噩梦,梦里,妈妈从楼梯上摔下去,一身是血。

醒来后,端端躲在被中小声哭泣。

妈妈,妈妈,我好想你,你去哪里了?爸爸説不要我了,你快回来。

突然感觉被拥入温暖的怀抱,端端从被子伸出头,模糊中看到爸爸抱紧自己。

「爸爸?」这是梦吗?

「端端不哭,爸爸在这里。」抚摩着这个她赠予的容颜,内心泛起缕缕温情。

他知道陈婆话语中的意思,要他留下这孩子,因为一份相似的容颜,缅怀离去的爱人。

她的目的达到了,因为这份相似。

端端紧紧贴靠着温暖,沉入梦乡。

妈妈……

深夜,单灵从梦中惊醒。耳边仍回荡着声声呼唤。

是端端!

急切地想要下床去看看宝贝,却被有一双手强硬地揽入了怀中,挣扎不开。

「放开,我要去看端端,放开。」

「去哪里看?怎么看?你要以一个死人的身份去看你的亲人吗?」男人温柔地説着残忍的话语。

何必如此,何必将现实呈现在眼前,何必让我如此痛苦。

「好了,乖,魏氏消失的那天便是你见到端端,见到你父母与朋友的时刻。」男人紧贴的身体紧绷:「我一定让魏然死地比谁都凄凉,这就是四年的代价。」

「不行,你不能这样,魏然…恩…」

唇被狠狠封住,舌窜进口腔,肆意掠夺。

直到无法呼吸,直到临界了窒息,才被放开。

「别让我再听到你口中出现他的名字,不然,他会比你想象地更残。我説到做到。」

「非得要这样吗?你不是已经得到了吗?」偏过头,单灵咬住唇,遏制无止尽的悲伤。

「你本来就是我的,没什么得到失去,是他抢夺了你的四年,你甚至为他生育了后代,你説,他该不该受到惩罚。」男人咬住她耳垂,恣意妄为。

「我不是你的物品,也不属于你。」揪紧床单,忍受男人落在身体的吻。

「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我们血管里流着一样的血,所以,当你在产房失血停止一切生命征象后,只有我能救你,只有我的血能救你,RH阴性血,这就是宿命。我们不属于彼此,因为我们没有彼此,我们本就是一脉相连。」

宿命,是宿命吗?

不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在缅怀她的死去,都在为她而悲伤,而她,存活着生命,在一个不该停滞的怀抱喘息。

不该是这样的,真实的内心却留恋这个怀抱,这个只有他气息的怀抱,任何人,都替代不了……

十年前的那一夜,后悔吗?

她无从知晓,唯一知道的是,这个人,这个怀抱,让十年的所有都终结。魏太太已经死去,单灵也不复存在,真实的是,两个深深的拥有。

爱情,原来不只是甜蜜,不只是快乐,不只是温暖,不只是一切美好。但,爱情,不变更的,却总是那一份无与伦比的幸福。

小小的幸福,大大的力量,让我们能继续爱情……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