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47 孩子的出生对夫妻是一个考验
作者:李志博 更新:2019-10-16

南方小城的夜生活非常丰富,虽不及不夜城多彩,但也不枉南方小城的热闹。当夜幕降临,霓虹亮起,小城便迎来另一种喧嚣。人们三两成群,街头小摊吃一碗牛腩粉,油炸串串香,或炸糍粑。这如果是在原畅中原的故乡,街上一定已经行人寥寥。在夏日的微风里穿过宽敞的街道,原畅看着街边行走的形形色色的人。他有一些日子没到繁华的中天街了,今晚他来这里,也只是为了找家琴行买两根电吉他琴弦,连水都来不及喝一口便匆匆忙忙地一路小跑又大跳赶在宿舍楼关门之前蹦回学校。

  尽管已经夜里十点,宿舍楼下依然热闹非凡。二十七八度的气温下,一路跑步回到宿舍,当看到两捆冰爽的啤酒被搬上宿舍的书桌前,那诱-惑,对于原畅来说,其美好性实在不亚于沙漠中的绿洲。来不及去了解这些啤酒是怎么来的,又为什么要来,原畅举起一瓶便干掉了至少500cc,疲劳感顿时烟消云散。冰啤酒,果然是人们结束一天辛劳的首选。

  “嗝——”接着,是振聋发聩的打嗝声,“田鑫,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酒你买的?”原畅摆着从容淡定的姿态,目光平静淡然的和田鑫对视着。

  “我过生日,八点多就在宿舍等你们了!”田鑫双手环胸靠在小床上,腿交叠着搁在桌子上,“这帮没良心的,也不知道都去哪儿了?!”

  原畅掏出手机看下时间,“哟,不早了,十分钟内肯定聚齐!”

  “今晚怎么没背吉他?乐队没排练?”田鑫抖了抖腿,“看样子……出去逛街了?”

  “嗯,今天大三毕业生体检,乐队成员都去医院了,所以休息一天。前些日子每天八个多小时排练,真累,累得跟死狗一样……”原畅抓了抓有些乱糟糟的头发后叹了一口气,“唉!毕竟哥们儿没有三头六臂,也没有内裤外穿……”

  田鑫先是“啧”了声,继而摆出一副知心哥哥般的架势说道,“是不是压力太大了?心态得调整好,不要为了出名去搞乐队,那样很累的。这年头乐队越来越多,所以我觉得只要自己玩得开心就好了吧?!”

  “还真不是因为名气……”原畅摇头,重重吐了口气,忧心忡忡的说道:“搞乐队,体力上即使再累我都可以承受,从组织排练,到熟悉设备,平时练琴,甚至乐队每周还会接一到两个商业活动,经常往来于各大商场和超市,我都乐此不疲,毫无抱怨,只是……”田鑫愣了一下,吐出四个字,“只是什么?”

  “只是,如果认真组一支乐队,这几乎要占据我每个学期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的精力……”原畅顿了顿,再次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作为班长,现在竟然恬不知耻地带头不上文化课,还有,我都多久没到系里钢琴房练习钢琴了,玩乐队这么耗精力耗体力的事情,如果不创作一些自己的东西,这岂不是一种浪费吗?”

  “等等……”田鑫握紧膝盖吊着眼睛看向原畅,气息有些不稳,“我怎么感觉你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啊?你们乐队不是一直在创作作品吗?怎么又说不创作岂不是一种浪费这种话?兄弟,你有抑郁症的先兆啊!”

  “我跟你直说吧!”原畅困难的吞了吞口水,缓慢的抬头盯向田鑫,“你知道的,我们乐队成员都是大三的师兄,他们玩乐队好多年了,在市里也有些名气,在创作方面比较成熟,所以……我……我感觉加入乐队后在音乐创作方面与他们有些格格不入,几年前我组晨曦乐队时创作的那些音乐也得不到他们的肯定……”

  “哦……”田鑫定定的看了原畅几秒,“我觉得你们晨曦乐队之前的歌还不错啊,《凉州词》什么的。”

  “唉!”原畅暗暗吐了口气,尽量稳住情绪,“我们烈茧乐队现在在加紧创作首张专辑,还差几首歌,我心想把之前的那几首歌拿出来,结果……全被他们推翻了,一首也没选上。”

  衣璘和啸天晃晃悠悠的走到宿舍门口,想必两人去理发店修剪了发型,他们柔亮黑发剪的利落清爽,啸天头微微歪着正一口一口的抽烟,他看原畅头半抬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便靠近了些,轻声问道:“原畅,怎么了?”原畅眸光闪了一下,又迅速的黯淡了下去,“没事。”

  几个人都没再说话,田鑫感叹地摇了摇头,“原畅以前在晨曦乐队时写的歌儿,现在加入烈茧乐队后不被人肯定,说是过于简单直白,让原畅很受打击。但是我觉得晨曦乐队的音乐作品挺好的,听起来还有一些花儿乐队第一张专辑的味道。摇滚本来就是追求简单和直白嘛,没有最真实的性情,哪能演绎?”

  “靠!觉得不开心就不要和他们组了!”啸天将烟一丢踩灭,带着些许的痞味,“和我组吧,我一直梦想着跟你组建乐队呢!”

  “匡啸天,你滚一边儿去!”田鑫皱眉拔高音量,“我他妈都没见你练过一次琴……”

  宿舍里恢复安静。衣璘摘下眼镜疲惫的捏了捏鼻梁,“原畅,做任何事情都会有阻碍,你要学会适应。要想改变别人,就要先改变自己。把自己最本质的东西深藏起来留在心底不去动它,然后改变你能改变的,变成人家想要的样子,适应他们。就像现在,因为你需要他们带给你学习的机会,或者说,影响力,你就应该去适应他们。”

  田鑫也慢条斯理的站起身,“衣璘说得对啊,等待某一天,你有更多的话语权了,你就有机会去做你自己想要的了。要引领潮流,就是先要随波逐流。”

  “对!”衣璘用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我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你现在不去改变和适应,一定坚持要做你自己,其实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反而会对你不利。你要学会理性分析,然后决策,眼光放长远一点!”

  不可否认,衣璘和田鑫的一番话不是没有道理,听了他们这一席话之后,原畅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尴尬,但嘴上依旧道:“其实我也没想那么多,现在乐队的音乐风格也是我所喜欢的,只是现在乐队的队员不接受我之前乐队的音乐罢了,所以我就发发牢骚,没事儿没事儿……”

  “嗯,真的?”衣璘打量原畅一眼,心中揣摩着他这话的可信度。原畅浅浅一笑,“如假包换。”

  “不管怎样,不要郁闷了!”衣璘白了原畅一眼,懒得再跟他废话,“你也经常告诉我们,原创是一支乐队稳定走下去的关键因素,你们几个人可能翻弹别人作品的时候很嗨皮,但若是写自己的东西,难免就会产生分歧,这是人性啊,没什么难理解的,也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的发现与你音乐理想合得来的人。”“嗯……”原畅装腔作势地深思了一下。

  “我来举个例子……你们乐队创作一首作品,就好比一对夫妇生了一个孩子,而夫妻只有有感情才会选择生孩子,孩子的出生才是真正考验夫妻感情的开始。同样,乐队只有心齐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要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那这样的乐队很可能是昙花一现!”啸天说着抓过一瓶啤酒,张开嘴用牙齿一下就咬开了瓶盖,“不多说了,祝田鑫生日快乐,喝酒!”

  几人举起酒杯碰了一下,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

  生日聚会在凌晨两点结束,原畅第一次觉得身旁虽有众兄弟,却异常孤独。夜深人静,宿舍里寂静无声。原畅像往常一样靠在宿舍窗边望向黑漆漆的后山发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养成了这个习惯,一看就是几个小时。